提起它名字那刻内心颤抖了一下
以为它活着
才想起它已经死了

你是小王子

“你看过小王子吗?”

“什么?”他被这个突然的话题愣了一下,“怎么了?”

“如果你说你在下午四点来,从三点钟开始,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,时间越临近,我就越来越感到快乐。 到了四点钟的时候,我就会坐立不安,我发现了幸福的价值,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,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准备好迎接你的心情了。”
“我想起这段话,但我的心情却有点不一样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到了三点半的时候,我就会坐立不安,我发现时间走得太慢让我足够胡思乱想到所有糟糕的结局。而快到四点钟的时候,等待着你的来到,我又开始傻笑,无法掩饰。”

贾尼大概是,你有全世界,而我只有你

写了很多HE的故事
还是没逃过BE的结局

  

生活就如此不公平啊

【贾尼】海底两万里

*哨兵向导


*发现是16年4月写的,顺便发出来好了


*80%没有下文(也就是坑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Tony在躲着Jarvis。


虽然他知道他是“躲”不过Jarvis的。在塔里,对方能感知他在哪个角落或与谁在一起,已经连接的哨兵向导能从精神联结上感知对方的情绪。一开始Tony悄悄伸出精神触梢去探着Jarvis的反应,还装作只是不经意的样子。


但Jarvis没有反应。


那就是糟糕的反应了。


Tony心虚的收回精神触梢,硬撑着给自己找理由。在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处理都是合情合理的,Jarvis没理由对他发那么大脾气。虽然Jarvis并没有说出责怪Tony的话,但从精神联结另一端传来的低气压,着实让Tony乖乖的不敢闹了。


前天Tony接到一个新的任务,恐怖分子挟持大厦并安装了定时炸弹。据前方情报显示,这炸弹并不止一个,每隔10层楼便装有炸弹,足以把一栋大厦炸塌,并且会危机到相邻的建筑物。


Natasha首先陪着谈判专家进去与恐怖分子谈条件,Steve和其它人负责疏散大厦和附近大楼里的人群,确保万一炸弹引爆并不会伤及市民。从Coulson搜集的资料来看,恐怖分子操控了大厦一名员工,这名员工的信息很快被调查出来。业绩被抢,上司嘲讽,同事欺压,直到有人告诉他能够报复这一切时,他用员工卡帮恐怖分子刷开了大厦的大门。


没多久Natasha带着小腿中枪的谈判专家走了出来,并且带了一个坏消息。恐怖分子并不在乎钱或其他条件,他们要的是引起混乱,原话是“让全纽约的人民看看,这群无能的哨兵是怎么让你们的家爆炸的。”


在谈判失败后事件升级到A级紧急状态,Wanda作为特派向导赶到了现场,开始进行遗漏市民清查,以防万一大厦里有尚未逃出的人。Coulson很快下了命令,让拆弹专家想尽一切办法解决着这该死的炸弹,哨兵们捉拿恐怖分子。尽管没有准确的说明,此时所有哨兵的被激怒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,把他们全部活捉丢去拷问室感受一下滋味。


任务进展的很顺利,他们也成功在恐怖分子手下救下人质,但却在拆弹上遇到了问题,楼层里的炸弹并不能够随意拆除,一旦剪开任何一条线,会远程刺激楼顶的总炸弹,引爆整个大厦的所有炸弹。


如果让Tony再一次选择的话,他还是选择一人去顶楼解决这个炸弹。他不需要带任何一个专家,对于他来说都成为碍事的人员。当然Tony也有绝对的自信,在未觉醒成为一名哨兵之前,他早已是个著名的军火商,他不仅出售,他还研究新的武器。正就是他没有听从Steve的撤退命令,一个人在顶楼上埋头苦拆炸弹的原因。


显然Tony成功拆除炸弹并不能让他逃过一顿骂,Coulson和Steve在事后狠狠地念了他一个小时,还附加几千字的报告。但比起这些惩罚,让Tony慌张的是Jarvis开始不理他了。


他承认这一开始是他的错,他趁着混乱和Jarvis注意力的分散,悄悄绕过他去了楼梯研究炸弹。等到Jarvis开始发疯找他时,Tony已经剩下拆弹的最后一步。利用高科技他分析出解除炸弹的密码,4个数字和只有3次机会的密码输入。他可以感受到连结那头传来Jarvis的怒气和担心,他也可以确认感受到自己恐惧的情绪从指尖一直从连结传递过去。


Steve肯定会拉着Jarvis,所有人都远离了爆炸区域。


倒计时 02:58


 


Tony已经站在食堂一旁很久了,他的托盘里只有碗白粥,和清淡的撒着几颗葱花的面条。今日食堂甜品柜里提供的是甜甜圈和冰淇淋华夫饼,已经过了饭点的食堂并没有剩下太过的甜品,但Tony仍然看着巧克力彩针和抹茶味的甜甜圈移不开目光。天啊,旁边的雪糕一定是香草味,上面还有蔓越莓。


他当然想拯救这些甜品,把它们都冰柜里接出来放在他的盘子上,然后全部塞进他的可怜的肚子里。所以Tony不应该低头又看了一眼餐盘里的白粥和素面条,他叹了一口气,多希望现在就和Jarvis和好,然后两人可以开开心心的吃个晚餐,Tony甚至可以分享一半的甜品给他。


但是没有,早在Tony被训话的时候,Jarvis和其他人早已解决了晚餐,或者现在已经在宿舍洗澡休息了,只剩下Tony一个可怜兮兮的站在食堂。


拜托,是谁都好,难道整个塔里已经没有迟吃晚餐的向导了吗?


Tony并不肯向托盘里的白粥屈服,他坚信他能等到一个向导,一个热心肠的向导帮他调低味觉,让他能够愉快的品尝到这些对于哨兵来说过于甜的食物。而以往都是Jarvis会主动帮他的,哨兵异于常人的五感使他们对外界刺激异常敏感,对于觉醒后的Tony来说,一块小甜饼都不能承受,所以当Pepper出现在饭堂时Tony已经是热泪盈眶的迎了上去。


“你知道我是哨兵,Tony,”Pepper觉得Tony的表情太有趣了,像极以前围在她餐桌前可怜巴巴看着她的宠物狗。“我帮不了你。”


“是的,但是我知道你是有办法的对吗,亲爱的。”


等到Tony扫光甜品柜最后一点存货在餐桌上大快朵颐时,已经是晚上八点了。Pepper捧着她的芝士肉酱意粉做到Tony的旁边。“等到Jarvis知道我让你这么晚还狂吃一堆甜食时,肯定会说我一句。”


Tony从华夫饼上抬起头想了想,“也许不?我们都挺怕你的。”


“他并不怕我,他只是关心你。”Pepper用叉子卷起意粉,“而你,只会一次次让我们担心。”


“你都知道了?”


“电视上直播着,整个塔里的人都知道。”


“然后呢?”Tony自顾自的说下去,“我当然可以选择撤离,和大家一起看着大厦被炸毁,倒塌在附近建筑上。但是我当时想,如果我可以,我有能力,我为什么不把伤害减少到最低呢。我当时只是看一眼炸弹的结构,便可以确认政府不需要再养一些无用的专家了。”他压低了声音,低头戳着餐盘上的快融化掉的冰淇淋,“我承认我现在还能坐在这里说话是多谢我的幸运女神,但总得是需要有人去尝试,总得需要有人站出来。”


“当然你会去做的,没有能够阻挡你是吗,而你却从不多想一下后果。要是万一,万一,你是打算断开连结吗?”


如果要是这样,我还没被炸弹炸死,先是被心疼给折磨过去了。Tony内心想着,而Jarvis也许是会恨透我了,没有任何一方能够忍住强行断开连结的精神折磨。


然而他还是沉默了好久,最终给了Pepper一句话。“时局并不能让我去思考这些。” 

TBC

    22 52 2017-08-06 *哨兵向导 *发现是16年4月写的,顺便发出来好了 *80%没有下文(也就是坑)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Tony在躲着Jarvis。 虽然他知道他是“躲”不过Jarvis的。在塔里,对方能感知他在哪个角落或与谁在一起,已经连接的哨兵向导能从精神联结上感知对方的情绪。一开始Tony悄悄伸出精神触梢去探着Jarvis的反应,还装作只是不经意的样子。 但Jarvis没有反应。 那就是糟糕的反应了。 Tony心虚的收回精神触梢,硬撑着给自己找理由。在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处理都是合情合理的,Jarvis没理由对他发那么大脾气。虽然Jarvis并没有说出责怪Tony的话,但从精神联结另一端传来的低气压,着实让Tony乖乖的不敢闹了。 前天Tony接到一个新的任务,恐怖分子挟持大厦并安装了定时炸弹。据前方情报显示,这炸弹并不止一个,每隔10层楼便装有炸弹,足以把一栋大厦炸塌,并且会危机到相邻的建筑物。 Natasha首先陪着谈判专家进去与恐怖分子谈条件,Steve和其它人负责疏散大厦和附近大楼里的人群,确保万一炸弹引爆并不会伤及市民。从Coulson搜集的资料来看,恐怖分子操控了大厦一名员工,这名员工的信息很快被调查出来。业绩被抢,上司嘲讽,同事欺压,直到有人告诉他能够报复这一切时,他用员工卡帮恐怖分子刷开了大厦的大门。 没多久Natasha带着小腿中枪的谈判专家走了出来,并且带了一个坏消息。恐怖分子并不在乎钱或其他条件,他们要的是引起混乱,原话是“让全纽约的人民看看,这群无能的哨兵是怎么让你们的家爆炸的。” 在谈判失败后事件升级到A级紧急状态,Wanda作为特派向导赶到了现场,开始进行遗漏市民清查,以防万一大厦里有尚未逃出的人。Coulson很快下了命令,让拆弹专家想尽一切办法解决着这该死的炸弹,哨兵们捉拿恐怖分子。尽管没有准确的说明,此时所有哨兵的被激怒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,把他们全部活捉丢去拷问室感受一下滋味。 任务进展的很顺利,他们也成功在恐怖分子手下救下人质,但却在拆弹上遇到了问题,楼层里的炸弹并不能够随意拆除,一旦剪开任何一条线,会远程刺激楼顶的总炸弹,引爆整个大厦的所有炸弹。 如果让Tony再一次选择的话,他还是选择一人去顶楼解决这个炸弹。他不需要带任何一个专家,对于他来说都成为碍事的人员。当然Tony也有绝对的自信,在未觉醒成为一名哨兵之前,他早已是个著名的军火商,他不仅出售,他还研究新的武器。正就是他没有听从Steve的撤退命令,一个人在顶楼上埋头苦拆炸弹的原因。 显然Tony成功拆除炸弹并不能让他逃过一顿骂,Coulson和Steve在事后狠狠地念了他一个小时,还附加几千字的报告。但比起这些惩罚,让Tony慌张的是Jarvis开始不理他了。 他承认这一开始是他的错,他趁着混乱和Jarvis注意力的分散,悄悄绕过他去了楼梯研究炸弹。等到Jarvis开始发疯找他时,Tony已经剩下拆弹的最后一步。利用高科技他分析出解除炸弹的密码,4个数字和只有3次机会的密码输入。他可以感受到连结那头传来Jarvis的怒气和担心,他也可以确认感受到自己恐惧的情绪从指尖一直从连结传递过去。 Steve肯定会拉着Jarvis,所有人都远离了爆炸区域。 倒计时 02:58 Tony已经站在食堂一旁很久了,他的托盘里只有碗白粥,和清淡的撒着几颗葱花的面条。今日食堂甜品柜里提供的是甜甜圈和冰淇淋华夫饼,已经过了饭点的食堂并没有剩下太过的甜品,但Tony仍然看着巧克力彩针和抹茶味的甜甜圈移不开目光。天啊,旁边的雪糕一定是香草味,上面还有蔓越莓。 他当然想拯救这些甜品,把它们都冰柜里接出来放在他的盘子上,然后全部塞进他的可怜的肚子里。所以Tony不应该低头又看了一眼餐盘里的白粥和素面条,他叹了一口气,多希望现在就和Jarvis和好,然后两人可以开开心心的吃个晚餐,Tony甚至可以分享一半的甜品给他。 但是没有,早在Tony被训话的时候,Jarvis和其他人早已解决了晚餐,或者现在已经在宿舍洗澡休息了,只剩下Tony一个可怜兮兮的站在食堂。 拜托,是谁都好,难道整个塔里已经没有迟吃晚餐的向导了吗? Tony并不肯向托盘里的白粥屈服,他坚信他能等到一个向导,一个热心肠的向导帮他调低味觉,让他能够愉快的品尝到这些对于哨兵来说过于甜的食物。而以往都是Jarvis会主动帮他的,哨兵异于常人的五感使他们对外界刺激异常敏感,对于觉醒后的Tony来说,一块小甜饼都不能承受,所以当Pepper出现在饭堂时Tony已经是热泪盈眶的迎了上去。 “你知道我是哨兵,Tony,”Pepper觉得Tony的表情太有趣了,像极以前围在她餐桌前可怜巴巴看着她的宠物狗。“我帮不了你。” “是的,但是我知道你是有办法的对吗,亲爱的。” 等到Tony扫光甜品柜最后一点存货在餐桌上大快朵颐时,已经是晚上八点了。Pepper捧着她的芝士肉酱意粉做到Tony的旁边。“等到Jarvis知道我让你这么晚还狂吃一堆甜食时,肯定会说我一句。” Tony从华夫饼上抬起头想了想,“也许不?我们都挺怕你的。” “他并不怕我,他只是关心你。”Pepper用叉子卷起意粉,“而你,只会一次次让我们担心。” “你都知道了?” “电视上直播着,整个塔里的人都知道。” “然后呢?”Tony自顾自的说下去,“我当然可以选择撤离,和大家一起看着大厦被炸毁,倒塌在附近建筑上。但是我当时想,如果我可以,我有能力,我为什么不把伤害减少到最低呢。我当时只是看一眼炸弹的结构,便可以确认政府不需要再养一些无用的专家了。”他压低了声音,低头戳着餐盘上的快融化掉的冰淇淋,“我承认我现在还能坐在这里说话是多谢我的幸运女神,但总得是需要有人去尝试,总得需要有人站出来。” “当然你会去做的,没有能够阻挡你是吗,而你却从不多想一下后果。要是万一,万一,你是打算断开连结吗?” 如果要是这样,我还没被炸弹炸死,先是被心疼给折磨过去了。Tony内心想着,而Jarvis也许是会恨透我了,没有任何一方能够忍住强行断开连结的精神折磨。 然而他还是沉默了好久,最终给了Pepper一句话。“时局并不能让我去思考这些。” TBC

怎么突然悄咪咪的开始涨粉了,吓得我赶紧露个头(。
感谢大家支持我鸽(并没有)
感谢700粉,爱你们哟么么咕
(下沉

© 車係沙發/Powered by LOFTER